首页 »

亲历:这场夺走两位消防员生命的大火,暴露香港社会哪些问题

2019/10/24 6:44:36

亲历:这场夺走两位消防员生命的大火,暴露香港社会哪些问题

 

这几天,香港的新闻头条几乎天天是牛头角迷你仓大火。原以为,那只是一场很快可以扑灭的工厦火灾,没想到一烧就是几天,不仅夺走了两名消防队员的生命,更成为香港史上延烧时间最长的工业大厦大火,延烧了108小时。

 

右为本文作者。

 

这场火灾到底是怎么回事,背后又带出了哪些隐患和潜在问题?

 

大火始末

 

事发在6月21日中午11点,位于香港牛头角淘大工业村三楼的一个迷你仓突然着火,消防部门在一个多小时后将火警升为三级,整座工业大厦陷入一片火海。

 

 

到了当天晚上八点,火场情况突变,消防部门再将火警升为四级。救援期间,多名消防队员不适送院,其中高级消防队长张耀升被抬出时已失去知觉,送院急救后在当晚不治。刚过了人生第一个父亲节的他,留下了妻子和只有四个月大的孩子。

 

张耀升的殉职大大打击现场消防人员的士气,有的消防员情绪激动抱头痛哭,有人开始质疑救火指令有误。

 

我们记者的采访区距离火场只有约十米,呛鼻的浓烟味令人难以呼吸。筋疲力尽的消防员瘫坐在我们身边,一脸无奈地看着火场。可惜大火无情,火势进一步蔓延至四楼的迷你仓,五楼部分地方也因地板高温而起火。

 

 

由于火场的温度高达近1000摄氏度,消防改为防御性灌救策略,主要靠架起云梯向大厦外墙射水降温。这持续了将近一天,火势仍未受控。23日开始,消防主动出击进入火场,对迷你仓进行爆破。然而,数名消防员接连送院,晚上一名消防“队目”许志杰殉职。

 

而刚刚升职为消防“队目”的他,出发前在社交媒体写道:“大家放心,我会带各兄弟齐齐整整返局的。”

 

诺言未能兑现,却成为了遗言。

 

四级火有多严重?

 

1964年起,香港地区仿效美国实施火警分级制度,依据火势的严重程度及影响性进行评级,共分为一到五级,当火警升至第五级后仍然无法有效控制或火势持续扩大,则会考虑发出“灾情警报”,即最高的灾难级。

 

消防处接到一般大厦火警警报后,会先当作是一级火处理,如果火势升到三级仍未能受控,而现场的形势变得更为恶劣,例如火势猛烈、大量浓烟、高热,以及受伤人数增加,或需要增加人手及装备等,便须把火警升至四级。

 

这次的迷你仓四级火,到底为什么如此难扑灭?这是最令人困惑的问题。

 

 

旧工厦的隐患

 

出事的工厦并没有安装消防自动洒水系统。

 

工厦在1961年使用,曾经是淘大酱油厂所在地,现在成为迷你仓的基地。由于根据香港在2007年实施的《消防安全(建筑物)条例》(第572章),在1987年或之前建成的1.2万栋综合及住宅楼宇,必须提升至切合现代要求的防火保障,但1973年或之前建成的旧式工厦就可豁免。这些大厦如果因承重或空间问题没法安装消防水缸,也可以向消防处申请豁免。

 

这次最先起火的三楼单位占地约2.4万平方尺,设有超过200个迷你货仓。由于迷你仓内部结构有如迷宫,通道非常狭窄,大量杂物延烧引起高温及大量浓烟,令施救分外困难。

 

超过100小时的延烧,令工厦外墙多处出现裂缝。记者在现场看到,有白烟不断从裂缝里冒出,大厦向外倾斜,部分外墙更剥落到见到红砖。

 

尽管屋宇署署长到场视察后表示,出现裂纹的部分非主力结构,楼宇没有倒塌风险;但有专家表示,香港的旧式工业大厦耐火时限一般只有数小时,虽然大厦内还有其他安全系数,但在极高温度的闷烧下,高楼龄的工厦能支撑多久,令人担忧不已。再加上出事的工厦四周被后建的民居大厦紧紧包围,大火令附近的空气指数大幅超标,不少附近居民要疏散暂避。

 

迷你仓欠缺监管

 

无法监管、无例可依,是迷你仓最大的潜在安全隐患。

 

迷你仓,又称迷你自存仓,内地称的自助式仓储,是一种提供储存对象的小型仓库。香港在十几年前开始引入迷你仓概念。

 

由于香港寸土寸金,家居办公空间都较为狭小,不少市民都喜欢租用迷你仓,将家里放不下又不舍得扔掉的物品储存在迷你仓,例如换季后的衣服棉被、书籍、有纪念价值的照片等,以腾出居住的空间。

 

 

而迷你仓的出现,与香港特区政府的“活化工厦计划”密不可分。

 

随着香港工厂在上世纪逐步北移搬到内地生产,香港的工业大厦供应过剩的问题曾十分严重。香港政府在2009年推出“活化工厦计划”,通过优惠政策推动业主合法改变工厦的用途,例如艺术创作、改建为酒店、迷你仓等。

 

不少创业者看准商机,纷纷在工厂大厦单位改装迷你仓,将单位分隔成多个小型仓库分租给顾客。由于迷你仓租金便宜,交通便利,很受市民青睐。

 

然而,香港目前并没有规管迷你仓的特定法例。有熟悉消防条例的建筑师说,一般迷你仓业主在改装单位时,不会聘请专业人士设计间隔,很多都忽视了走火通道、防火设备等。而迷你仓在改装后不须要申请牌照。有消防人员透露,由于迷你仓属于私人地方,除非收到投诉或指示,否则消防无权进去巡查。

 

 

香港消防处长黎文轩表示,这次涉事的200多个迷你仓库,全部以铁皮间隔并紧紧上锁。消防必须将迷你货仓全部爆破开才能扑灭火种。消防职工总会也说,出事的工厦火场内温度极高,形容为“不是生物可以承受的温度”。消防部门总结该事件时表示,出事大厦的多层都存放着危险品,包括压缩气体和易燃物质等。

 

事发后,香港特区政府召开联合记者会,推出多项措施,包括:联合多个部门巡查全香港迷你仓有否违规、设立跨部门小组研究加强迷你仓防火措施、联络业界了解迷你仓运营的情况,以及成立跨部门项目组从四个方向调查事件等。

 

政府强调,不排除修改法例作出规范管理,或对违例的迷你仓提出检控。

 

 

烈火英雄的血泪

 

在浓烟笼罩的现场,有从火场施救出来的消防员累倒在地,有消防员看着火海默默落泪,有受伤的消防员包扎完迅速重入火场。每当消防员从火场出来,我们在场采访的记者不约而同让出树荫位置让消防员休息。他们却对我们说:“谢谢你们,这是我们的工作,应该的。你们做记者的也辛苦了!”

 

对他们而言,肉体再疲累,也不及内心的伤痛。

 

酷烈的高温,呛鼻的浓烟,久久不灭的火海,一场四级大火,造成两名消防员殉职,两个美好家庭顷刻崩塌。面对丧失战友的痛,铁汉们依然背负着押注性命的任务走进火场。

 

图片来源:网络。

消防员的奋战感动了无数市民,有市民在附近天桥和街道挂上“消防加油”的标语,为消防人员打气;有市民到场送花和物资,向消防员表达谢意,又呼吁他们多加休息,为凝重的气氛带来点点温情。

 

而在火场外的一角,一位消防员接到指示准备进入火场,人群中一名女子大喊“小心点啊”!她,是这位消防员的太太,因担心丈夫安危特意前来探望,含泪叮嘱丈夫要平安归来。当消防的丈夫上前与妻子相拥,轻吻了妻子一下,转身落下男儿泪。

 

图片来源:网络。

另一名消防准备进火场灌救时,旁边的市民大喊:“要平安回来!”消防转身向市民挥一挥手,点点头说:“会的”,就步入火场。

 

大火无情,人间有爱,然而人死不能复生。历经这次火劫后,迷你仓的安全问题该如何立法监管?旧式工厂大厦的消防安全隐患可以如何改善?工厦及民居大厦混杂的情况,又是否需要改善?但愿这次血的教训,能唤起社会的关注。